动态新闻

援外随笔——为了那双期盼的眼神……

发布时间: 2018-06-03    作者:费孝敏    点击:


记得那是20179月的一天,我正穿梭在手术室各手术间忙碌着,突然接到医院通知即刻召开紧急会议。安排好科室工作,我匆匆地赶往五楼会议室,只见院领导及相关科主任已经全部到齐。会议内容:蚌埠市各家医院需要推荐医务人员赴南苏丹执行为期一年的援助医疗任务。我院阙书记郑重的宣布:“这是国家交给我们的一项光荣的政治任务,派遣的同志不仅是代表我们医院、而且代表蚌埠市、代表安徽省、跨出国门代表的是我们的国家,各科在短时间内要做好动员工作,推荐出符合选派条件的医务工作者”。接到这一消息,经过一夜思想斗争、反复考虑,我想自己作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员、作为蚌埠市第二人民医院一名手术室护理工作者、作为一名有点援外经验的白衣天使,理当在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候,义不容辞地站出来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挑选。于是在得到家人全力支持后,第二天我毅然决然地报名参加援助医疗。经过层层筛选最终感谢各级领导对我的肯定,使我有幸光荣的加入了安徽省第六批援助南苏丹医疗队,再次踏上援助医疗之路。听到我再次援外的消息,有的朋友劝我不要去了,“你已经有过援外经历了,你如果不提出来去,即使科室没有人报名,医院可能也不会要求你去的”。其实,她们不知道,促使我下定决心参加援助医疗还为了实现一直埋藏在我心底里的一个小小心愿:为了兑现一个承诺,为了那双期盼的眼神…..

说来距离上次参加援助医疗工作已经有七个年头,那时的医疗队执行援助任务是连续两年。在当地工作一年后由于当时安全局势发生动荡,考虑到我们的人生安全,中国大使馆即刻做出医疗队员暂时全部撤回国的英明决策。记得我们走的那一刻,被中国医疗队治愈或待治疗的病人及其家属、当地的同事和老百姓纷纷自发赶来送行,在送别的人群中,我看见了手术室同事、我的好朋友--娜瓦(人名),她当时约22岁,娇小且凹凸有致的身材,黝黑细腻的脸庞上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透着一股灵气。她是我在当地手术室重点带教培养的护士之一,在平时工作中我俩也建立起了深厚的友情。娜瓦不舍得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说:“娜迪尔(我当时的阿拉伯语名字)我不想让你走,我还想继续和一起上手术台、还想学习中国话……”,我告诉她“我们医疗队只是暂时回国,等到这里局势稳定了,我们一定还会再回来的……到那时我们还一起为你们当地病人治病、还给你讲许多我们中国的故事”。汽车缓缓开动了,淳朴老实的当地人,不善于用语言表达,他们默默地站在面包车的两旁,目送我们远去,目光中充满着对中国医疗队的崇敬和感激,充满着对中国医疗队的依赖和留恋,充满着对中国医疗队能再回来为他们看病的满满期待。随着汽车的远去,送行的队伍也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我的视野……..后来由于当地一直发生战乱,最终有些遗憾我们没能返回继续执行援助任务。一晃七年的时间过去了,那送行的场面、娜瓦那双卷翘的长睫毛下一双泛着晶莹泪花的期盼眼神还时常浮现在脑海里….我读懂,那是受援国对中国援助医疗的渴望。

201852历经两次中转和约20小时的飞行,我们安徽省第六批援南苏丹医疗队一行15人抵达首都朱巴机场,刚下飞机就感到一股股热浪扑面而来,炙热的太阳灼烤在身上、着实让我感受到了这片土地的“热情”,加上闻到当地人身上散发特有的狐臭味、长途飞行的疲乏,让我有种近乎要虚脱的感觉。这就是南苏丹给我留下的第一感受。

南苏丹,位于非洲东部,20117月建国。是一个万里之外年轻而神秘的国度,美丽的白尼罗河在这里蜿蜒流淌。连年的内战不断使它成为目前世界上最贫穷、最不发达的国家,几乎没有之一。全年平均40度的高温使它素有“世界火炉”之称。自然环境恶劣,疟疾、伤寒、霍乱、艾滋病、肺结核等传染病发病率居高不下。虽然这些在来之前有所了解,但深入其中才知道对我们的考验远远不止这些。

经过几天的交接和搬家队员们很快进入了各科的工作角色。我们援助是一所朱巴教学医院,它是南苏丹较大的一所教学医院。这让人听起来感觉还不错,但是到了医院发现医院药品匮乏、配套设施不健全、器械简陋破旧,“no power no light no water ”(没电、没灯、没水)这个是我在医院、在手术室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手术室护士无菌观念差、手术护理操作极不符合规范、更让我感到担心的是手术所用的一切手术器械、纱布、针等护士是不进行清点核查的,更别提双人执行核查制度了。这让我感到自己身上的担子很重,我感到怎样创造性的开展手术护理工作和指导当地医务人员工作,是我将要面临的又一大考验。

520接到妇产科两位主任的通知,明天可能有两台妇科手术。接到通知后,在驻地利用业余时间我赶紧剪裁准备了几包手术纱布和纱布垫,以备不时之需;没有外科洗手用的水,我们第二天就从驻地提一桶水;没有洗手液,我就把自己的肥皂带到科室进行外科洗手用。第二天在妇产科赵主任、门主任、麻醉朱主任和我齐心协力,做出详细的手术规划;顾不得40度的高温,穿上皮裙、戴好护目镜,做好一切自身防护;规范每一项无菌操作,严格执行安全清点核查制度。在我们第一、二、三院通力配合下,克服一切困难,顺利地完成了来南苏丹的第一例手术。手术全部结束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我们拖着疲惫的身躯,穿着早已汗透的衣服,坐上返回驻地的汽车,雇佣的当地司机trawo,流露出感激的眼神“为了给南苏丹人民治病,你们从早上一直忙到下午,连午饭都没有吃。谢谢你们!”听到这感激的话语、看着自己身上穿着印有五星红旗的白大衣时,虽然我们感到很累,但那种自豪感、成就感油然而生。

我深知,未来的援外的日子里,必将困难风险重重,但是有繁荣富强伟大的祖国做我们强有力的后盾,我毫不畏惧。为了受援国人民的需要、为了受援国那一双双急需中国医疗援助的期盼眼神……南苏丹——朱巴!我来了!我将会沿着漫漫援非医疗之路,坚定的走下去,让中非友谊之花在南苏丹的大地上绽放得更加绚丽多姿!